懷念我的田園生活

“老婆,妳看這幅漫畫是什麽意思”,老公是個漫畫盲,壹些很簡單的漫畫他也看不明白。我走過去,原來是壹幅名為《拉鏈》的漫畫,畫的中間部分是個拉鏈,拉鏈柄的前面是青山綠水,而後面卻是水泥鋼筋結構的高樓大廈。“唉,這還看不明白?是說現代社會的城市建築在慢慢吞噬大自然的固有面貌”。老公點點頭,走開了,我卻拿著報紙慢慢坐下來,是呀,天高雲淡,小橋流水的景致越來越少了,現代化的城市發展,冷面無情的混凝土建築正在壹點點蠶食大片的農田綠地。不記得是哪個預言家說過:二十世紀後許多堅硬的怪物聚集在城市裏。我想說的就是這些吧。

現在的人們都追求自然,追求健康的生活。會偶爾到農村去,享受壹下清新的空氣,養眼的綠色,返樸歸真的原生態生活。但心裏還是以自己是城裏人為驕傲。如果讓這些人重新回到農村,我想沒有人會願意。

我現在也是鴿子籠似的樓房裏的壹員,剛開始時還為這裏方便的上下水而愜意,但慢慢慢慢地,我開始懷念起我原來的家了。

剛畢業的時候,我這個傻丫頭為了所謂的愛情,義無反顧地嫁給了壹個窮小子。結婚後才知道為什麽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但為時已晚了。當我們拿著婆婆給的五千元錢籌備婚禮時,才明白“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這句話的道理。(當時所謂彩禮的標準是:城市女孩三萬以上,農村女孩二至三萬,二婚壹至二萬,殘障智障女子壹萬。都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可憐我這個滿肚子墨水的女書生,卻不如農村殘智障的女孩值錢。)原來愛情既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房子住啊。我們用其中的四千元買了壹間小瓦房,壹套組合櫃子,之後就所剩無幾了。房子太舊了,斑駁的墻面怎麽刷也掩蓋不了歲月的痕跡,我於是買了壹些輕柔的暖色調的簾幔,遮遮擋擋之後還蠻溫馨浪漫的。我還買了壹束(只壹束)粉色的塑料花插在白色的高頸瓶裏。這是房間內唯壹的壹件擺設。新婚之夜,外面下著雨(可能老天爺也覺得我可憐吧),我們二個在燈下對著那瓶花傻笑。

還是說院子裏吧,院墻快倒了,用了壹根木棍支撐著。院子中間是壹個大大的豬圈。我們傻傻地看了好壹會,於是把豬圈拆了,拆下來的磚重新壘了院墻,院子裏留了壹小塊土地,地的旁邊砌了鏤空的花墻,然後把花墻與院墻間的過道抹上水泥……我的小家總算有了點樣子。(沒想到在那裏壹過就是十多年)。記得那時是春天,我在小園的花墻邊栽了四棵巨峰葡萄苗。沒想到,壹周過後,黃黃瘦瘦的小苗竟“女大十八變”,粗粗壯壯的莖桿孕育著無限的生命力,手掌形的葉子肥厚健碩,壹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我們單純而快樂的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壹年過去了,當葡萄枝爬滿了花墻邊的架子時,我兒子降生了。壹個白白胖胖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初為人母,我欣喜而驚詫,驚詫於這麽個活蹦亂跳小東西怎麽會就是我的孩子?我常常會問母親壹些傻話:“媽媽,這麽壹丁點大的手(二個厘米)也有五個手指呀!” “媽媽,妳看他的前臂只有我的大拇指長”“媽媽,他的頭只有鵝蛋那麽大。”“媽媽,他的便便好象雞蛋糕。”母親是又好氣又好笑。

天越來越熱了,我把手絹的二個對角縫上二根帶子,另壹個角折回來壹點,在新折出的二個角上各縫壹根帶子,套在他的脖子上,另外二根帶子系在他腰上,壹個可愛的小肚兜就做成了。壹天半夜醒來,只見小兒子穿著小肚兜,側身躺著呼呼地睡著,我坐起來端詳著他,天啊,不知不覺間他的小胳膊小腿都變得肉都都的,象蓮藕壹樣。壹只小手放在臉旁邊,另壹只小手枕頭上,圓潤的小屁股,胖乎乎的小腳丫,這簡直是壹件毫無瑕疵的藝術品啊!而且這是我的傑作啊。太有成就感了。

轉眼間五年過去了, 孩子上幼兒園了,我家的葡萄樹也花繁葉茂地成長著。六七月間,壹串串花序掩在大大的葉子下面,形似壹串串葡萄。但這可不是葡萄,而是葡萄花,那壹粒粒的小東西是未開的花蕾。花開的時候,花蕾的上半部分脫落,露出裏面的花蕊。花墻上便滿是壹頂頂的“小綠帽子”。微風吹過,沁人心脾的葡萄花香彌漫了整個美麗的小院。這時候,我常常會壹個人坐在花墻上,看看書,或給老公打件毛衣,或幹脆閉著眼睛,享受這壹份安靜與愜意。“媽媽——”伴著清脆的童音壹個小家夥旋風般跑到我身邊,“我餓了”,亮晶晶的眼睛,滿身的朝氣,胖胖的小手搖著妳。我的孩子放學了。要吃飯了。

壹陣鍋碗瓢盆交響曲敲落了夕陽,日子如同寧靜的小夜曲壹般抒緩地展開……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