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閃而過的春夏秋冬

車車窗外的風景不斷的更換,像一閃而過的春夏秋冬,回程的汽車緩緩地行駛在公路上,看著車窗上斜打的雨點,思緒若有若無。大三的世界依然狹小,未來的路總蒙著層霧,在霧外焦慮地徘徊卻看不清霧裡。焦慮久了就會痛苦,此次的旅行來的及時,我想找份快樂,最純粹的。兩天的旅程並不完美,甚至帶點失望。天總沈著,實在裝不下便下起雨,伴著雨的出游灰蒙蒙的。慶幸的是有那麼一群可愛的人,帶來了陽光和彩虹。今天是最快樂的一天,我看到了我想要的景色:霧氣彌漫的蒼翠青山,在清新的空氣中心情也會過濾;當然還有鐘乳岩洞,船槳幽幽在一片靜謐之中。昨天烏鎮和西湖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人,而今天的才是景。
思緒又回到車中,快過邊界了,真的完全離開了。車裡開始躁動,五個小時的車程確實難熬,現下眼睛異常酸澀,頭昏沉沉的卻再也睡不著了。天黑的很早,再過不久就只能看見車燈了,外面的所有便會化作一團團黑影,拼命地向後逃竄。
回到開始的地方我要躺在床上睡他個天昏地暗,醒來後把昨天化為回憶,最乾淨的回憶,裝在玻璃瓶中,每每打開蓋子,就會聞到一股清新,掛上淺淺的笑容陶瓷曲髮

寂寞久了就會煩躁,受不了這工地上格格不入的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能應對這繁瑣而細致的工作,我再不敢多想一步。望著屋外滴著汗水的天空,我想上帝也需要空調。不撐傘,就淋著雨到處走走。天生路痴的我從來就跟著感覺走,蘇城的路看似錯綜複雜,但怎么走都能回到出發的地方。穿過了一個個十字路口,行人或撐著傘悠悠地走著,或低著頭匆匆地行過,在這座城市誰又能為誰駐足片刻。走了多久,我不得而知,穿過一條小巷我突然撞見了兩個身著藍色布衣的年輕女子,這服裝分明是民國時期的樣式,著實把我驚了一下,但不遠處站著的攝影師又讓我笑了,看來我的出現破壞了這原本美好的景象。默默地走在石板路上,道路兩旁的特色小店,白牆黑瓦的古居,竟然不知不覺來到了平江路。這條古街在細雨中更加柔美恬靜,少了山塘的市膾氣息,卻多了一分井井有條的端莊。路上經過的大多是合著傘的情侶,和拿著相機的旅客,像我這樣無聊的人,估計唯吾獨尊了。
邊走邊看,古街的一切都如畫般映入眼帘。路旁踩水的孩童,坐在秋千上的女子,咖啡店咬耳私談的情侶,這青翠的樹葉和古朴的游船,這歡愉的蟬聲,這店中傳來的音樂聲,這隱隱似能聽見的笑聲……一條古街總藏著太多歷史, 一口光緒年間的古井訴說著街道的年輪,不禁對古街又多了分敬畏。
平江路上的西式餐廳很多,看著黑板上用彩色粉筆寫的選單,我想店家一定是個可愛又懂得生活的人,鮮明的顏色襯著淳朴的灰白,總能帶來些淡淡的快樂。生活不就是這樣,淡淡的才是最真的。快走完古街了,這條小資的街道,只有情調不帶一點造作。一個人的古街,從小巷走到盡頭。
風繼續吹,吹散這最後的余熱;風繼續吹,把這場秋雨都吹斜了,在細雨中我沈溺了;風繼續吹,聽著聽著,想起那風中來的男子,又消散在風中,愚人已過,剩下悲嘆也歸於風中;我們本也生於風中,卻又被風棄於塵土,便歸於寂寞。感受風的歌聲,漸漸迷失自己。若風是自由的,那我是寂寞的,這無形的風任我如何追趕,也總是離她很遠。
夜深了,風還在繼續地吹,看著窗外墨黑的世界,莫名的親切。風在黑夜中遊蕩,抑或是舞蹈,我無可而知。好想成為風,到想去的地方,見想見的人。風繼續吹,吹散一切不快樂去水腫
雨巷,一條落寞的空巷,漸漸在歲月中老去。遲來的雨,淅淅瀝瀝,雨水滲入烏黑腐朽的泥土中。空巷在這場冬雨中尋覓,等待著一把同樣寂寞的紙傘。在那個壓抑的年代,巷子是熱鬧的,但熱鬧的只是別人。一扇扇雕花的紅木門窗給不了巷子快樂,熙熙嚷嚷的人群永遠只是過客。巷子在惆悵中漸漸老去,臉上歲月的年輪清晰可見。巷子的記憶中只剩下一把紅色的紙傘,從巷子的一頭緩緩地走來,又慢慢地消失在另一頭。紙傘是鮮紅鮮紅的,不,應該是火紅火紅的,像一團火焰,把整條小巷點燃。在蒙蒙的細雨中,紙傘幽雅而寂寞,隱隱約約聽見了她的嘆息聲。巷子靜靜地凝視著她,紙傘每一個步調都深深牽扯著他。冬是寒冷的,更何況加上這風這雨,但此時的巷子心裡卻異常溫暖。穿過歷史層層霧靄,巷子終於遇見了一種顏色和姿態,真真切切能觸動早以麻木的心。巷子想擺脫這份寂寞,但心中卻總有股力量壓抑著他。紙傘走到了巷子的盡頭,回過頭,幽怨地看了巷子一眼,漸漸地融化在一片朦朧之中。
紙傘又斷斷續續經過巷子幾次,不說話,就默默走著,在巷子的盡頭停下,嘆氣,然後又離開。紙傘總在雨中出現,不禁讓巷子迷惘,從紙傘滑落的是雨水還是她的淚水,後來紙傘再也沒來過這條小巷,小巷更加寂寞便成了落寞,默默等著一把紅色的紙傘。

留言

Secret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