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死在異鄉的巴西烏龜

  我曾見過一只非常美麗的烏龜,殼和頭尾鬼剃頭都是翠綠的,在翠綠的殼上有著深咖啡色的花紋。它的背高高隆起,就好像一個籃球的半圓,弧線優美光滑,一點也不像一般的烏龜那樣扁平。   最奇怪的是那烏龜的嘴很大,兩旁的線條翹起,像是一直在微笑;眼睛炯炯有神,直直對人注視,一眨也不眨。   那美麗的烏龜是在一位畫家朋友的畫室看見的,我對朋友說:“這輩子沒見過如此美麗的烏龜,可惜沒有相機,下次一定要來給它照幾張相。”   朋友向我談起這只烏龜的神奇。他在巴西旅行時,第一眼看見就愛不忍釋。因為沒有想到世界上有這麼美麗的烏龜,於是百般懇求,出了高價才向原來的主人購得。   但是雙手才能環抱的大烏龜,重達30公斤,怎能帶回來呢?他通過了擺大壽動物進出口的種種繁複檢驗,才從海運用貨櫃托回來。   “巴西到臺灣的貨輪開了三個月才到,我心想:萬一死了,就做成標本。沒想到開箱的時候,它還好端端的。明亮的大眼睛突然張開,嚇我一大跳。”朋友說。   然後我們談起在武俠小說中有所謂的“龜息法”,武功很高的人可以鍛煉像烏龜的呼吸一樣,達到接近禪定的境界。既然學自烏龜的本能,烏龜三個月不吃不喝還能存活,武功高強的人煉成“龜息法”就不是不可理解的。   過了一個月,我去看朋友,帶了相機去拍那只烏龜,萬萬沒想到,朋友說:“烏龜死了,這是它的殼,我留下來做紀念。”   航行過萬裏,在木箱裏靠著一息都尚存的烏龜,怎麼會死呢?   朋友說:“我到南部去辦展覽,離開一個星期,不能每天喂它,離開的時候放了三把熟透的香蕉,回來後少了一把,烏龜卻死了。後來找一位獸醫看,他說烏龜是撐死的,它把一大把香蕉,一口氣吃完了。”   我和朋友撫摸著巴西龜留下來的殼,內心感慨不已;在極度的黑暗中饑寒交迫還能謝偉業醫生存活的烏龜,在翠綠的花園水池旁卻因吃得太飽而亡故了;可見,困危並不全然可畏,飽足也不盡然可喜,在飽足中的節制可能比困危中的忍耐還要艱難呀!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因為長得太美麗而走向萬裏漂泊,最後客死異鄉的巴西烏龜,如果心內有知,一定會希望自己只是一只長相平凡的烏龜。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希望遠離憂患追求安樂的人,卻很少想到憂患給人帶來生的勇氣,安樂使人喪失活的鬥志,這只美麗的巴西龜,如果心內有知,一定也會有所啟示吧!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巴西龜死了,只留下美麗的殼,仿佛它的存在只是為了這個外殼,可是生命失去了,美麗的殼對於一只烏龜又有什麼意義呢?人也是如此,背負著美麗的名利和權位,以為那是真實的,但是,如果沒有鮮活的生命、沒有深刻的生活,名利權位只是供人瞻仰的外殼,又有什麼意義呢?   想到那空留外殼的巴西烏龜,從朋友的工作室出來走在路上,看到許許多多的人背著殼在路上行走,那衣著光鮮的女士,有著什麼樣的內心世界?那西裝革履的男士,又有什麼樣的思想和智慧呢?這使得我有一種憂傷的心情:當人把頭和四肢縮起來,縮進一個庸俗的社會化的殼裏,和一只烏龜又有什麼兩樣呢?

留言

Secret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