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是壹種食物

  每天下了樓,左拐,然後左拐,直走,繼續左拐就到了公交站牌下。每天這樣穿梭在這段鬧市的循環之中。在這左拐左拐的循環裏,都是喧鬧的買賣,或者是來往的大人小孩的消費的喜悅,又或是來往車輛的焦急,壹切總是搭配著自由、隨心所欲的街道如新集團
  樓下左拐直走壹百米是個菜市場。在菜市場賣場裏有壹個賣煎餅果子的青年,不需要大聲咬喝,不需要晚歸,什麽時候賣完,什麽時候就收拾回家。讓人覺得隨心所欲。壹個三輪車上支撐各種廚具和食材。廚具就是壹個大桶似得加光滑鐵蓋火爐,食材就是壹水桶的面糊,壹個整箱子的生菜和雞蛋,各種辣椒、蔥、醬汁的瓶瓶罐罐。旁邊有壹個錢盒子,放滿零錢,以備忙不過來讓顧客自己找錢。這些東西占據很小的面積,但是他嫻熟的手藝絲毫沒有被面積影響到,不知道怎麽形容他的手藝,只能簡單形容這個食物“煎餅果子”,味道不錯。每天清晨上班前要去光顧壹下,隨意和青年說幾句話。唯壹讓我不滿的是,煎餅果子的旁邊每每來往各種電動車。終於忍受不了擁擠的我,在某個早晨對著老板抱怨:路這麽窄還過這麽多車。老板淡然了壹會說了壹句:這麽窄,不讓不行,還是會發生交通事故。換妳在馬路上,妳不讓會發生什麽事故。大家都上班,都著急,讓壹讓就過去了,大家行個方便,妳好,我也好,大家都好。我這時已經羞愧難忍。然後在索然無味的買賣中,趕快結束了買賣,馬上走遠。
  西安的熱潮終於拉開了序幕,早晨七點多,讓人免費蒸桑拿。我趕緊拿出太陽傘,邊走邊拿扇子扇著,周遭的也在不停的喊叫熱。壹如既往走到煎餅果子攤前,主動在錢盒子找起了零錢。滿頭大汗,這時,老板說:熱吧?心裏放平衡了就好了。不要著急。我弱弱的說了句:實話,是的。我滿心詫然,我是很多時候被各種路人感動的人,因為他們的言語太多讓我受益,讓我感動,讓我自愧不如。此時此刻我想我欣賞他,是無雜質的欣賞他。
  他很自由,很閑散,我周末依舊不睡懶覺,去那裏買煎餅果子,我習慣的早餐。nuskin 香港見了我,會問到我周末不用上班,挺舒服的。我說到我周內累啊,我說我是會計。他壹聽:當初我媽讓我學那玩意,主要是我算不了,太累了,費腦子。我幽幽的說:要死超多的腦細胞。問他每天賣到幾點,他說賣完就回家,大概都是在十二點左右,我說萬壹賣不完呢。他自豪道:我的果子沒有賣不完的時候。我心裏點贊壹下,賣完就回家,多麽閑散,絲毫沒有每天的早起的煩惱,也沒有厭倦的生活。我之所以這麽了解,是因為他在忙碌的時候,沒有絲毫的手忙腳亂,而是洋溢各種微笑,無論與周遭商販的倜儻還是和顧客的交談,都是樂呵呵的。總是重復著要不要蔥要不要辣椒,總是有著有條理的嫻熟卻又讓人很隨心自然的態度對待他的工作,對待他的簡單。
  這些原因讓我每天都去嘗壹下他的手藝,看似壹樣的味道,但是每次總能吃到不壹樣的味道。仿佛在看壹本書,第壹遍第二遍第三遍總是有不同的收獲。這也是讓我每天早晨留戀那種味道。只是因為那個簡單嫻熟的食物,和簡單又濃厚的心裏,其實是想聽到他嘴裏讓我驚訝的語言,讓我每次忍不住想要去獲得更多的東西。
  很多時候,我像是背著壹本書在活著,而不能透徹內容,只是照實不誤的背出內容卻不能反復咀嚼,品味出來。書本裏的華麗內涵,我總是不能夠簡單的去吸收,扣上了各種復雜的包裝,也許我真的嫻熟的掌握了這個內涵,但是我卻不能用平凡通俗去吃出來,仿佛是路攤上的漢堡和快餐店裏的漢堡壹樣。也許味道壹樣,只是品味的心態不壹樣,只是復雜了本身的簡單,吃了簡單的復雜。內涵永遠壹樣,簡單明了更加易於吸收。
  很多時候不管在工作之中我是如何美麗的完成,在同事來往的人員之中,如何華麗的去渲染自己的角度。但是回到鬧市區,我總是想去擁有壹顆討價還價的心,想要去不停地和小商小販因為買賣去溝通的喜悅。總是想著去在心底接觸樓下路人們的內容,因為這是壹種食物,壹種心理,更加是壹種簡單。
  這種食物,讓我吸收了不同卻又相同的精神養料nu skin 如新

母親的叮嚀

  在母親眼中,我永遠是壹個小孩子,盡管我已經三十多歲了。
  “五壹”那天,我帶著老婆孩子回家,生我養我的老家。帶著壹份禮物,帶著壹份對父母的掛念,回去了。父母很高興,弄出壹桌豐盛的菜招待歸來的“貴賓”。晚上,走的時候酒店,母親送了壹腳又壹腳。最後,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伢勒,要註意身體,要註意飲食,要註意休息,不要熬多了夜,聽話,啊。”我點著頭應著:“娘,我知道了。回去吧。”
  我對母親的叮嚀十分感動,它使我想了以前的日子。
  上小學的時候,每次出門,母親都要交待壹番:“伢,讀書要用心,要聽老師的話,不要跟別人打架,路上要小心,不要玩水,放學早點回來。”剛開始,我還答應著。說多了,我覺得母親真是嘮刀,有壹回,我發了脾氣:“莫說了,我知道了,煩人!”母親賠著笑臉說:“好,好,我不說了。”可是溶脂,下壹次,母親好象忘了這回事,仍就囑咐個沒完。
  上了中學,我懂事了壹些。我想母親再不會像以前那樣囑咐我了吧。但母親繼續保持著這個光榮的傳統:“東伢,學習要用功,有麽什不懂的要多問老師,和老師同學要搞好關系。”我連連點頭稱是,不過,我不再對母親發脾氣了。
  讀高中的時候,離家很遠,這所重點高中在城市的另壹頭。每次上學,只要母親有時間,她都要送我到車站。她對我說的話比以前更多了。有壹次,車子發動了,她竟追著車子對著車窗裏的我用“喊”的音調說:“東伢,過馬路時要小心車,遇到陌生人搭腔不要理,晚上就在學校裏學習上網,不要到處跑。飯要吃飽,自己要招乎好自己。”望著窗外的母親,我的心酸酸的。
  我上了大學,參加了工作,成了家,母親也沒有停止過對我的叮嚀。不過,我對母親的話早已不是小學時的厭惡和反感了,而是壹次次的深深的心靈的震動和親情的體驗。
二手辦公室傢俬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