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相徑庭的人生智慧

  多年前曾看到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給他孫子提出的忠告:
  今天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推到明天;自己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麻煩別人;絕不要花還沒有到手的錢;絕不能貪圖便宜購買你不需要的東西;絕對不要驕傲,那比饑餓和寒冷更有害;不要貪食.吃得過少不會使人懊悔;不要做勉強的事情,只有心甘情願才能把事情做好;對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不要庸人自擾;凡事要講究方式和方法;當你氣惱時,先數到10再說,如果還是氣惱,那就數到100。
  當時看到這段文字,正合吾意,立即抄錄下來,按照忠告去做。
  而後來我又有幸讀到美國矽谷著名的股票經濟人約翰?丹佛相反的言論:
  今天能做的事情如果放到明天去做,你就會發現很有趣的結果,尤其是買股票的時候;別人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自己動手去做,只有別人做不了的事情才值得做;如果可以花別人的錢來為自己賺錢,就絕對不從自己口袋掏一個子兒;我經常在商店打折時去買很多東西,哪怕那些東西現在用不著,可總有用得著的時候;很多人認為我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這有什麼不對呢?我看不出我有什麼理由不為自己驕傲;我從來不認為節食這麼無聊的話題有什麼值得討論的,我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喜歡美好的食物;我常常不得不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因為這個世界上,我們都還沒有辦法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事;我常常預測災難的發生,哪怕那個災難的可能性,在別人看來幾乎為零;我認為只要目的確定,就不惜代價去實現它,過於講究方法,只會延誤時機;我從不隱瞞我的個人愛好,以及我對別人的看法,尤其是當氣惱的時候,我要用大聲吼叫的方式發洩出來。
  一看就知道,這番話是針對傑斐遜的忠告而發表的。兩人看法大相徑庭,各有各的道理,同樣人生智慧,沒有什麼對錯。
  我國有句老話叫“哀莫大於心死"。對一個人來說,最可怕的是失去希望,人有了希望,才有寄託,才有奔頭。然而聶紺弩老先生卻說過另外一句話“哀莫大於心不死"。這裏同樣有深邃的含義,不到一定的歲數是不會明白的。
  這樣相左的看法,在我國古代就有不少。
  唐朝開元年間,宰相李林甫問一位禪師;“肉當食耶?不當食耶?”這個問題不大好回答。佛家廟堂當然是不開葷的,但是朝廷官員不可能像禁欲的和尚。既不可叫李林甫不吃肉,也不可鼓勵他吃。禪師答日:“食是相公的祿,不食是相公的福。”高,實在是高!
  眾所周知,普陀山是菩薩道場。筆者在那裏旅遊時發現有不少海鮮店,不少人坐在桌旁大快朵頤,也有人買下即將被殺的魚蟹準備放生。是該進店吃呢?還是救下放呢?我曾經看過的《觀音的秘密》書中禪師早有明示:“救者慈悲,不救者解脫。”阿彌陀佛!各位看官,自己看著辦吧。
  世上的事就是這樣的。就拿剛結束的裏約奧運會來說吧,中國女排屢戰屢敗,卻屢敗屢戰,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來拼搏,終於奪取金牌,體現了“更高更快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而誰能說連自己獲得銅牌(並列第三)都不知情的“洪荒女神”傅園慧是來打醬油的?還有僅僅取得第四名連獎牌都沒有的羽壇老將林丹不是英雄呢?“重在參與”,也是奧林匹克精神!
  人生處世辦事猶如行路,常有山水阻身前。行不通時,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學愚公開山架橋,也可轉個彎,繞過障礙,只要成功到達終點就行。有時候我們需要讓思緒轉彎的智慧;還需要有“低頭”和“退步”的思維。五代時的契此,就是那個“笑口常丌,大肚能容” 的布袋和尚(據說是彌勒佛的化身),有一首《插秧詩》:“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菩薩說的話,總有他的道理吧。前人的忠告是前人的思考和經驗,這些人生智慧,有的只適合於一方地域,一個時期或一類人群。我們要有自己的思考,不要抱怨玫瑰有刺,要為荊棘中有玫瑰而感恩。要將別人的經驗當做一盞燈,而自己才是走路的人。

選米不選花的女人

在我心裏一直藏著我一個朋友的故事,今天就拿來片面的說說吧。 我有個朋友,他和她女朋友相戀4年後,在他女朋友生日那天,他向她求婚了。他沒帶願景村有限公司鑽戒,沒帶金銀,不可思議地僅僅帶了一束玫瑰花,和一個很小的收納盒,裏面裝著一粒米。 他讓她二選一,她選了那一粒米,有意思的是中間沒有對話,然後就宣佈結婚喜訊了。我不知所以,問他。他說:“玫瑰是生日禮物,她選玫瑰,我繼續祝她生日快樂。米是求婚信物,她選米,我們就可以結婚了。我們朝夕相處4年,我雖然沒跟她明說,但是她懂。” “那為什麼是米,少點誠意吧?” “貴重的東西能擾亂人的心,左右人的決定,可能只是一時的開心一時的感動,她就答應了嫁給我了,人在最開心愉快的時候做的決定往往都不是自己意願的。平凡的米有生活的寓意,她看得清楚想得透徹,是她真實的決定。她現在選了我的米,以後就不會接別人的花 。一個選米不選花的女人,以後只會有對米的感動,不會再有對花的心動 ,更可能安安穩穩的跟我過一輩子。” 仔細想想也有道理,戀愛轉婚姻,曾經的浪漫驚喜基本歸於以後的平淡瑣碎。婚姻陳柏楠不乏浪漫,但婚後的男人不太可能買玫瑰給女人煲湯。選擇了婚姻就選擇了過平淡瑣碎的日子,選擇今天的大部分重複著昨天 。如果接受了婚姻都不能接受平淡生活的話,那麼這場婚姻可能……,可能遇到一個拿著鮮花美酒,一個拿著新鮮浪漫愛情做誘餌的人,就會垮掉。雖然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但不無道理。最起碼,已經做到選米不選花的女人更能免疫鮮花美酒的誘惑,更能過好平淡瑣碎的生活。 最後朋友還給了一句忠告:如果你的戀人還選花的話,就續戀愛吧,等她把花看淡了,再結婚。對將要結婚的我們來說,以後的米就是曾經的花。 我不知道他說的有多對,但我知道他們婚後過得很好,在家是夫妻,上街像情侶。人是有童年的,戀愛應該也有童年吧。貪戀於一時的開心,沉醉於一時心動就不願去想後果,大概就是戀愛的童年雛形吧。當愛意到了不需要鮮花美酒來表達的時候,肯定就是成熟了。年輕沒有失敗,但感情經不起浪費。過於年輕的愛戀是可以轟轟烈烈不顧一切,因為輸得起,但是步入一定年紀的愛戀是不是更應該去掉甜言蜜語帶來的開心愉快,浪漫驚喜帶來的心動感動之後,等心平靜,想一想,愛對了嗎?如果覺得不對,那就不要去賭,人在不確定的感情面前都不能太過於自信,到最後傷的也不僅僅是你自己,還有他,還有她…… 有的人說,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夠了,不要想太多。但是所謂的開心是什麼呢?正常的開心卓悅化妝水就好比是徐徐微風拂起的輕柔小浪,最後歸於平靜,然後偶然有風,有浪。這就是開心,這就是婚姻。這種開心帶來的是穩定的幸福,無傷害的結局。而一時的心動激起的開心可能就是龍捲風經過的森林吧。 我沒結婚,不知道圍牆裏面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人都會癢, 癢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但是癢了撓一下,卻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或許,選米不選花的女人都懂得:日子也會癢,癢了就繞一下,不苛求,不報復……。

對她傾訴千年之等的清愁

桂林,陽朔,西街,古玩店,素白玉胚青花瓷,溫潤素潔,清幽柔婉。小小紫兒,淺紫霓裳,裙袂飄然,驚艷邂逅。
就在回首的壹剎那,我看見了它,青花瓷。透過古樸厚重的木格窗子,它就那麽靜靜的立在哪兒,清幽柔婉的背影,仿佛壹幅水墨畫。
我仿佛著了魔,不由自主地走了進去,主人從櫃臺後面的凳子上站起來,溫和地望著我,我不言亦不語,只是抿著嘴,微笑。在主人不解的註視中,我徑直朝青花瓷走了過去。只見它,素潔的胎釉,藍幽的線條,飄逸的畫風,讓我呆在了原地,心中的浮躁之氣,也被滌蕩壹空。
不由自主伸出纖長指尖,真想,真想,輕輕地把它擁在懷裏,輕輕碰觸下,指尖仿佛有清涼微風滑過,我真想,真想為它拭去紅塵中的浮塵。靜靜的,青花瓷與我對視著,彼此沈默無語,此刻,這古玩店裏的青花瓷瓶兒,仿佛壹位婉轉含蓄的女孩,在等,等壹位懂她的
人,對她傾訴千年之等的清愁。
我註視青花瓷良久,店主人猜不透我的心思,弄不懂我的用意。因為,來西街逛古玩店的人,可誰也不知誰的底細,店家自然,不敢輕舉妄動。而我,我就這樣靜靜與青花瓷對視著,微閉了眼眸,此刻的我,不再是紅塵中萬般心緒的我。我就是這青花瓷等待了千年的人兒,這壹刻,時光靜止了,千言萬語,抵不過這凝視!
穿過時光,我想問問青花瓷,妳在等候什麽?在等候我嗎?等我來為妳拂去千年塵土嗎?等我來為妳描上幾筆嗎?等我來為妳淺淺壹笑,驚醒妳千年的相思?他們說,瓷是有魂的,那麽,青花瓷,妳可懂得我對妳那無法言說的,如水般的眷戀?
靜靜的,我註視著妳,青花瓷,喚起我無限的遐想。素白玉胚,壹如江南女子素面無華,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亦如江南女子那回眸的盈盈淺笑,我仿佛看到煙雨江南小鎮,石橋流水,微風拂柳,壹位清雅如畫,穿著印青花的旗袍人兒飄然而過,回首時嫣然壹笑,只留下壹個窈窕的背影,消失在江南煙雨中。而她卻不知,她哪嘴角裏的壹絲笑容,癡了春風,醉了細雨,還惹了壹個人兒無盡的相思。
へ行った後
きたじゃな
まりるとませ
むこと一つ
ヤンファ
はないか
いたものなのか
すばらし
ないだろ
あなたは

因為這是壹種食物

  每天下了樓,左拐,然後左拐,直走,繼續左拐就到了公交站牌下。每天這樣穿梭在這段鬧市的循環之中。在這左拐左拐的循環裏,都是喧鬧的買賣,或者是來往的大人小孩的消費的喜悅,又或是來往車輛的焦急,壹切總是搭配著自由、隨心所欲的街道如新集團
  樓下左拐直走壹百米是個菜市場。在菜市場賣場裏有壹個賣煎餅果子的青年,不需要大聲咬喝,不需要晚歸,什麽時候賣完,什麽時候就收拾回家。讓人覺得隨心所欲。壹個三輪車上支撐各種廚具和食材。廚具就是壹個大桶似得加光滑鐵蓋火爐,食材就是壹水桶的面糊,壹個整箱子的生菜和雞蛋,各種辣椒、蔥、醬汁的瓶瓶罐罐。旁邊有壹個錢盒子,放滿零錢,以備忙不過來讓顧客自己找錢。這些東西占據很小的面積,但是他嫻熟的手藝絲毫沒有被面積影響到,不知道怎麽形容他的手藝,只能簡單形容這個食物“煎餅果子”,味道不錯。每天清晨上班前要去光顧壹下,隨意和青年說幾句話。唯壹讓我不滿的是,煎餅果子的旁邊每每來往各種電動車。終於忍受不了擁擠的我,在某個早晨對著老板抱怨:路這麽窄還過這麽多車。老板淡然了壹會說了壹句:這麽窄,不讓不行,還是會發生交通事故。換妳在馬路上,妳不讓會發生什麽事故。大家都上班,都著急,讓壹讓就過去了,大家行個方便,妳好,我也好,大家都好。我這時已經羞愧難忍。然後在索然無味的買賣中,趕快結束了買賣,馬上走遠。
  西安的熱潮終於拉開了序幕,早晨七點多,讓人免費蒸桑拿。我趕緊拿出太陽傘,邊走邊拿扇子扇著,周遭的也在不停的喊叫熱。壹如既往走到煎餅果子攤前,主動在錢盒子找起了零錢。滿頭大汗,這時,老板說:熱吧?心裏放平衡了就好了。不要著急。我弱弱的說了句:實話,是的。我滿心詫然,我是很多時候被各種路人感動的人,因為他們的言語太多讓我受益,讓我感動,讓我自愧不如。此時此刻我想我欣賞他,是無雜質的欣賞他。
  他很自由,很閑散,我周末依舊不睡懶覺,去那裏買煎餅果子,我習慣的早餐。nuskin 香港見了我,會問到我周末不用上班,挺舒服的。我說到我周內累啊,我說我是會計。他壹聽:當初我媽讓我學那玩意,主要是我算不了,太累了,費腦子。我幽幽的說:要死超多的腦細胞。問他每天賣到幾點,他說賣完就回家,大概都是在十二點左右,我說萬壹賣不完呢。他自豪道:我的果子沒有賣不完的時候。我心裏點贊壹下,賣完就回家,多麽閑散,絲毫沒有每天的早起的煩惱,也沒有厭倦的生活。我之所以這麽了解,是因為他在忙碌的時候,沒有絲毫的手忙腳亂,而是洋溢各種微笑,無論與周遭商販的倜儻還是和顧客的交談,都是樂呵呵的。總是重復著要不要蔥要不要辣椒,總是有著有條理的嫻熟卻又讓人很隨心自然的態度對待他的工作,對待他的簡單。
  這些原因讓我每天都去嘗壹下他的手藝,看似壹樣的味道,但是每次總能吃到不壹樣的味道。仿佛在看壹本書,第壹遍第二遍第三遍總是有不同的收獲。這也是讓我每天早晨留戀那種味道。只是因為那個簡單嫻熟的食物,和簡單又濃厚的心裏,其實是想聽到他嘴裏讓我驚訝的語言,讓我每次忍不住想要去獲得更多的東西。
  很多時候,我像是背著壹本書在活著,而不能透徹內容,只是照實不誤的背出內容卻不能反復咀嚼,品味出來。書本裏的華麗內涵,我總是不能夠簡單的去吸收,扣上了各種復雜的包裝,也許我真的嫻熟的掌握了這個內涵,但是我卻不能用平凡通俗去吃出來,仿佛是路攤上的漢堡和快餐店裏的漢堡壹樣。也許味道壹樣,只是品味的心態不壹樣,只是復雜了本身的簡單,吃了簡單的復雜。內涵永遠壹樣,簡單明了更加易於吸收。
  很多時候不管在工作之中我是如何美麗的完成,在同事來往的人員之中,如何華麗的去渲染自己的角度。但是回到鬧市區,我總是想去擁有壹顆討價還價的心,想要去不停地和小商小販因為買賣去溝通的喜悅。總是想著去在心底接觸樓下路人們的內容,因為這是壹種食物,壹種心理,更加是壹種簡單。
  這種食物,讓我吸收了不同卻又相同的精神養料nu skin 如新

母親的叮嚀

  在母親眼中,我永遠是壹個小孩子,盡管我已經三十多歲了。
  “五壹”那天,我帶著老婆孩子回家,生我養我的老家。帶著壹份禮物,帶著壹份對父母的掛念,回去了。父母很高興,弄出壹桌豐盛的菜招待歸來的“貴賓”。晚上,走的時候酒店,母親送了壹腳又壹腳。最後,她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伢勒,要註意身體,要註意飲食,要註意休息,不要熬多了夜,聽話,啊。”我點著頭應著:“娘,我知道了。回去吧。”
  我對母親的叮嚀十分感動,它使我想了以前的日子。
  上小學的時候,每次出門,母親都要交待壹番:“伢,讀書要用心,要聽老師的話,不要跟別人打架,路上要小心,不要玩水,放學早點回來。”剛開始,我還答應著。說多了,我覺得母親真是嘮刀,有壹回,我發了脾氣:“莫說了,我知道了,煩人!”母親賠著笑臉說:“好,好,我不說了。”可是溶脂,下壹次,母親好象忘了這回事,仍就囑咐個沒完。
  上了中學,我懂事了壹些。我想母親再不會像以前那樣囑咐我了吧。但母親繼續保持著這個光榮的傳統:“東伢,學習要用功,有麽什不懂的要多問老師,和老師同學要搞好關系。”我連連點頭稱是,不過,我不再對母親發脾氣了。
  讀高中的時候,離家很遠,這所重點高中在城市的另壹頭。每次上學,只要母親有時間,她都要送我到車站。她對我說的話比以前更多了。有壹次,車子發動了,她竟追著車子對著車窗裏的我用“喊”的音調說:“東伢,過馬路時要小心車,遇到陌生人搭腔不要理,晚上就在學校裏學習上網,不要到處跑。飯要吃飽,自己要招乎好自己。”望著窗外的母親,我的心酸酸的。
  我上了大學,參加了工作,成了家,母親也沒有停止過對我的叮嚀。不過,我對母親的話早已不是小學時的厭惡和反感了,而是壹次次的深深的心靈的震動和親情的體驗。
二手辦公室傢俬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