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相徑庭的人生智慧

  多年前曾看到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給他孫子提出的忠告:
  今天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推到明天;自己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麻煩別人;絕不要花還沒有到手的錢;絕不能貪圖便宜購買你不需要的東西;絕對不要驕傲,那比饑餓和寒冷更有害;不要貪食.吃得過少不會使人懊悔;不要做勉強的事情,只有心甘情願才能把事情做好;對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不要庸人自擾;凡事要講究方式和方法;當你氣惱時,先數到10再說,如果還是氣惱,那就數到100。
  當時看到這段文字,正合吾意,立即抄錄下來,按照忠告去做。
  而後來我又有幸讀到美國矽谷著名的股票經濟人約翰?丹佛相反的言論:
  今天能做的事情如果放到明天去做,你就會發現很有趣的結果,尤其是買股票的時候;別人能做的事情,絕對不要自己動手去做,只有別人做不了的事情才值得做;如果可以花別人的錢來為自己賺錢,就絕對不從自己口袋掏一個子兒;我經常在商店打折時去買很多東西,哪怕那些東西現在用不著,可總有用得著的時候;很多人認為我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這有什麼不對呢?我看不出我有什麼理由不為自己驕傲;我從來不認為節食這麼無聊的話題有什麼值得討論的,我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喜歡美好的食物;我常常不得不做我不喜歡的事情,因為這個世界上,我們都還沒有辦法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事;我常常預測災難的發生,哪怕那個災難的可能性,在別人看來幾乎為零;我認為只要目的確定,就不惜代價去實現它,過於講究方法,只會延誤時機;我從不隱瞞我的個人愛好,以及我對別人的看法,尤其是當氣惱的時候,我要用大聲吼叫的方式發洩出來。
  一看就知道,這番話是針對傑斐遜的忠告而發表的。兩人看法大相徑庭,各有各的道理,同樣人生智慧,沒有什麼對錯。
  我國有句老話叫“哀莫大於心死"。對一個人來說,最可怕的是失去希望,人有了希望,才有寄託,才有奔頭。然而聶紺弩老先生卻說過另外一句話“哀莫大於心不死"。這裏同樣有深邃的含義,不到一定的歲數是不會明白的。
  這樣相左的看法,在我國古代就有不少。
  唐朝開元年間,宰相李林甫問一位禪師;“肉當食耶?不當食耶?”這個問題不大好回答。佛家廟堂當然是不開葷的,但是朝廷官員不可能像禁欲的和尚。既不可叫李林甫不吃肉,也不可鼓勵他吃。禪師答日:“食是相公的祿,不食是相公的福。”高,實在是高!
  眾所周知,普陀山是菩薩道場。筆者在那裏旅遊時發現有不少海鮮店,不少人坐在桌旁大快朵頤,也有人買下即將被殺的魚蟹準備放生。是該進店吃呢?還是救下放呢?我曾經看過的《觀音的秘密》書中禪師早有明示:“救者慈悲,不救者解脫。”阿彌陀佛!各位看官,自己看著辦吧。
  世上的事就是這樣的。就拿剛結束的裏約奧運會來說吧,中國女排屢戰屢敗,卻屢敗屢戰,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來拼搏,終於奪取金牌,體現了“更高更快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而誰能說連自己獲得銅牌(並列第三)都不知情的“洪荒女神”傅園慧是來打醬油的?還有僅僅取得第四名連獎牌都沒有的羽壇老將林丹不是英雄呢?“重在參與”,也是奧林匹克精神!
  人生處世辦事猶如行路,常有山水阻身前。行不通時,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學愚公開山架橋,也可轉個彎,繞過障礙,只要成功到達終點就行。有時候我們需要讓思緒轉彎的智慧;還需要有“低頭”和“退步”的思維。五代時的契此,就是那個“笑口常丌,大肚能容” 的布袋和尚(據說是彌勒佛的化身),有一首《插秧詩》:“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六根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菩薩說的話,總有他的道理吧。前人的忠告是前人的思考和經驗,這些人生智慧,有的只適合於一方地域,一個時期或一類人群。我們要有自己的思考,不要抱怨玫瑰有刺,要為荊棘中有玫瑰而感恩。要將別人的經驗當做一盞燈,而自己才是走路的人。

撐死在異鄉的巴西烏龜

  我曾見過一只非常美麗的烏龜,殼和頭尾鬼剃頭都是翠綠的,在翠綠的殼上有著深咖啡色的花紋。它的背高高隆起,就好像一個籃球的半圓,弧線優美光滑,一點也不像一般的烏龜那樣扁平。   最奇怪的是那烏龜的嘴很大,兩旁的線條翹起,像是一直在微笑;眼睛炯炯有神,直直對人注視,一眨也不眨。   那美麗的烏龜是在一位畫家朋友的畫室看見的,我對朋友說:“這輩子沒見過如此美麗的烏龜,可惜沒有相機,下次一定要來給它照幾張相。”   朋友向我談起這只烏龜的神奇。他在巴西旅行時,第一眼看見就愛不忍釋。因為沒有想到世界上有這麼美麗的烏龜,於是百般懇求,出了高價才向原來的主人購得。   但是雙手才能環抱的大烏龜,重達30公斤,怎能帶回來呢?他通過了擺大壽動物進出口的種種繁複檢驗,才從海運用貨櫃托回來。   “巴西到臺灣的貨輪開了三個月才到,我心想:萬一死了,就做成標本。沒想到開箱的時候,它還好端端的。明亮的大眼睛突然張開,嚇我一大跳。”朋友說。   然後我們談起在武俠小說中有所謂的“龜息法”,武功很高的人可以鍛煉像烏龜的呼吸一樣,達到接近禪定的境界。既然學自烏龜的本能,烏龜三個月不吃不喝還能存活,武功高強的人煉成“龜息法”就不是不可理解的。   過了一個月,我去看朋友,帶了相機去拍那只烏龜,萬萬沒想到,朋友說:“烏龜死了,這是它的殼,我留下來做紀念。”   航行過萬裏,在木箱裏靠著一息都尚存的烏龜,怎麼會死呢?   朋友說:“我到南部去辦展覽,離開一個星期,不能每天喂它,離開的時候放了三把熟透的香蕉,回來後少了一把,烏龜卻死了。後來找一位獸醫看,他說烏龜是撐死的,它把一大把香蕉,一口氣吃完了。”   我和朋友撫摸著巴西龜留下來的殼,內心感慨不已;在極度的黑暗中饑寒交迫還能謝偉業醫生存活的烏龜,在翠綠的花園水池旁卻因吃得太飽而亡故了;可見,困危並不全然可畏,飽足也不盡然可喜,在飽足中的節制可能比困危中的忍耐還要艱難呀!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因為長得太美麗而走向萬裏漂泊,最後客死異鄉的巴西烏龜,如果心內有知,一定會希望自己只是一只長相平凡的烏龜。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希望遠離憂患追求安樂的人,卻很少想到憂患給人帶來生的勇氣,安樂使人喪失活的鬥志,這只美麗的巴西龜,如果心內有知,一定也會有所啟示吧!   因緣是不可思議的,巴西龜死了,只留下美麗的殼,仿佛它的存在只是為了這個外殼,可是生命失去了,美麗的殼對於一只烏龜又有什麼意義呢?人也是如此,背負著美麗的名利和權位,以為那是真實的,但是,如果沒有鮮活的生命、沒有深刻的生活,名利權位只是供人瞻仰的外殼,又有什麼意義呢?   想到那空留外殼的巴西烏龜,從朋友的工作室出來走在路上,看到許許多多的人背著殼在路上行走,那衣著光鮮的女士,有著什麼樣的內心世界?那西裝革履的男士,又有什麼樣的思想和智慧呢?這使得我有一種憂傷的心情:當人把頭和四肢縮起來,縮進一個庸俗的社會化的殼裏,和一只烏龜又有什麼兩樣呢?

一條流向大海的河

  那年,我高考落榜,父親帶我去看黃河。那時,黃河已卓悅化妝水進入枯水期,看著乾涸的河床,父親問:“這河要流向哪里呢?”   “河水都乾涸了,它還能流向哪里呢?”我說。   “不,它在流向大海。”   “河水斷流了,它怎麼日本套票流向大海呢?”   “雖然河水斷流了,但它的河道改變了嗎?沒有,它還是指向大海;它的目標改變了嗎?沒有,它的目標還是大海。一條河,只要它流向大海的方向不變,只要它流向大海的目標不變,它的枯水期,它暫時的停滯,它所走的彎路,它所遭遇的坎坷和挫折,都是在激光脫毛 試做流向大海。因為來年的春天,那流向大海的滾滾波濤會證明這一切。一條流向大海的河,其實也就是一個奔向遠大目標的人。”父親說。

選米不選花的女人

在我心裏一直藏著我一個朋友的故事,今天就拿來片面的說說吧。 我有個朋友,他和她女朋友相戀4年後,在他女朋友生日那天,他向她求婚了。他沒帶願景村有限公司鑽戒,沒帶金銀,不可思議地僅僅帶了一束玫瑰花,和一個很小的收納盒,裏面裝著一粒米。 他讓她二選一,她選了那一粒米,有意思的是中間沒有對話,然後就宣佈結婚喜訊了。我不知所以,問他。他說:“玫瑰是生日禮物,她選玫瑰,我繼續祝她生日快樂。米是求婚信物,她選米,我們就可以結婚了。我們朝夕相處4年,我雖然沒跟她明說,但是她懂。” “那為什麼是米,少點誠意吧?” “貴重的東西能擾亂人的心,左右人的決定,可能只是一時的開心一時的感動,她就答應了嫁給我了,人在最開心愉快的時候做的決定往往都不是自己意願的。平凡的米有生活的寓意,她看得清楚想得透徹,是她真實的決定。她現在選了我的米,以後就不會接別人的花 。一個選米不選花的女人,以後只會有對米的感動,不會再有對花的心動 ,更可能安安穩穩的跟我過一輩子。” 仔細想想也有道理,戀愛轉婚姻,曾經的浪漫驚喜基本歸於以後的平淡瑣碎。婚姻陳柏楠不乏浪漫,但婚後的男人不太可能買玫瑰給女人煲湯。選擇了婚姻就選擇了過平淡瑣碎的日子,選擇今天的大部分重複著昨天 。如果接受了婚姻都不能接受平淡生活的話,那麼這場婚姻可能……,可能遇到一個拿著鮮花美酒,一個拿著新鮮浪漫愛情做誘餌的人,就會垮掉。雖然人和人不能一概而論,但不無道理。最起碼,已經做到選米不選花的女人更能免疫鮮花美酒的誘惑,更能過好平淡瑣碎的生活。 最後朋友還給了一句忠告:如果你的戀人還選花的話,就續戀愛吧,等她把花看淡了,再結婚。對將要結婚的我們來說,以後的米就是曾經的花。 我不知道他說的有多對,但我知道他們婚後過得很好,在家是夫妻,上街像情侶。人是有童年的,戀愛應該也有童年吧。貪戀於一時的開心,沉醉於一時心動就不願去想後果,大概就是戀愛的童年雛形吧。當愛意到了不需要鮮花美酒來表達的時候,肯定就是成熟了。年輕沒有失敗,但感情經不起浪費。過於年輕的愛戀是可以轟轟烈烈不顧一切,因為輸得起,但是步入一定年紀的愛戀是不是更應該去掉甜言蜜語帶來的開心愉快,浪漫驚喜帶來的心動感動之後,等心平靜,想一想,愛對了嗎?如果覺得不對,那就不要去賭,人在不確定的感情面前都不能太過於自信,到最後傷的也不僅僅是你自己,還有他,還有她…… 有的人說,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夠了,不要想太多。但是所謂的開心是什麼呢?正常的開心卓悅化妝水就好比是徐徐微風拂起的輕柔小浪,最後歸於平靜,然後偶然有風,有浪。這就是開心,這就是婚姻。這種開心帶來的是穩定的幸福,無傷害的結局。而一時的心動激起的開心可能就是龍捲風經過的森林吧。 我沒結婚,不知道圍牆裏面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人都會癢, 癢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但是癢了撓一下,卻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或許,選米不選花的女人都懂得:日子也會癢,癢了就繞一下,不苛求,不報復……。

雙手抱腿躲在樹下

雙手抱腿躲在樹下 眼皮沉重起來。天空閃出一道亮光,將黑夜變成白晝,就一秒鐘。雷聲將新加坡數據卡鼓膜震得快破,顫抖這身子,淚水不住得流下來,婉轉美妙,溫熱著我的臉龐。閃電向下劈來,將依靠著的樹點燃,身後的火光刺傷眼睛,我置身火海,奢望獲取一絲絲的溫暖,來填補胸腔的空虛。 一直都知道,身體裏的血液早已凝成冰,傷害了原始的幸福。 遠處的汽車,開著大前燈,突突地開過來,忍不住眯起眼來。漂亮的跑車狠狠將我撞回起點。襤褸衣裳四落斜披蓋在身上。看著身邊那古老的土塚,被風噬的殘破不堪,我緩緩跪下去,面無表情。 縱使它一直就在這裏很多年了,我沒有忘記你,也不想去忘記。上帝啊,你知道嗎?!在這樣的一條路上,我不停地行走,回頭看過的腳印,被雨水沖洗一遍一遍,幹幹淨淨。 我的靈魂離開了我,我的肉身在行走,我的思想在思考,而我卻不見了。我很玫瑰精油喜歡韓寒新作《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也許,我也應該和世界談談了,異度空間我,想看透世界的深處,再一次次刺疼這樣的傷痕,不是世界遺忘我,而是我在拋棄你。 夢已經醒了。淩晨3點的風,在夏夜出其的舒服,點燃一根萬寶路,看火光點點,深深吸上一口,就此在心裏留下了毒。煙霧如同利劍一樣,步步割開柔軟的皮肉,幹澀的喉嚨,找不到水的滋潤,我光腳來到土地上,有少許石塊尖銳的阻礙弄傷腳,很難受卻不想離開,躺倒在上面,看著絲絲的雲飄過,手上的煙就快燃完,上頭的灰燼被我狠狠的扼殺。 在星光燦爛下,彈起淒美孤人的旋律,整片的田野,只有我在獨自聆聽。 是你結束了我的生命,將其拋入河流,被魚啃噬的不成樣子,於是安利傳銷我不得不開始以靈魂的方式,飄著在這個殘忍的世界裏,靜靜聽自己寫的歌,哼唱我的遠程。
自我介绍

xiaopy321

Author:xiaopy321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